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布布同人〕不悔‧序

   緩緩讀著手上的紙籤,泛著血絲的嘴角,輕輕勾起一抹難以言喻的苦笑。

  「盼雁歸巢……阿哈!雁……早已歸巢了啊!」有些困難的坐起身,臥雲拭去嘴角的血漬,毫不在乎身上那道要命的劍傷仍在淌血,雙手撥弄起無弦琴來。

  配合著無奈的琴音是剛譜上去的新詞,彷彿道出心事般的,臥雲緩緩哼著:

  

  「無言到面前,與君分杯水;

   流雲孤雁棲,留情心底醉;

   不論緣或怨,獨守雙飛夢;

   還你前世情,換得今生淚;

   寧為雲折翼,雁絕,終不悔!」

 

  烙在心上的那道劍傷似回應他般的刺痛著,原來,親手葬送自己的靈魂,會是這樣的錐心之痛!他很想,真的很想實現伊人替他許下的雙飛夢,只是……只是……

  忍不住胸口忽湧而上的熱騰,臥雲一個傾身,吐了口鮮血。

  「雲……原諒我……」臥雲閉上眼,喃喃自語著。

  在去見閻王前,不知能否得到伊人的諒解?

  「阿哈!孤雁終究還是孤雁……」

  「臥雲啊──!」隨著一陣急喚,一個人影出現在突然開啟的大門前。

  冷汗糊了臥雲的視線,過多的失血漸漸奪去臥雲僅存的意識,暗自咬了咬牙,臥雲硬是提起精神的朝來人道:

  「阿哈!這門可是臥雲找了很久的千年木製作而成……其珍貴程度,絕對比你──」

  「臥雲,拜託你別逞強的開口說話,你傷得很嚴重,我馬上幫你──」

  「嚴重?阿哈!只是心臟被捅了一劍,死不了……」

  臥雲本想說得輕鬆點,奈何沒有預警的一口朱紅,讓來人更是慌張。

  「算我求你好嗎?是傷患就該有傷患的樣子……喂,臥雲……臥雲──!!」

  像是抗議來人的嘮叨般,臥雲無聲的暈了過去。

  輕探了探臥雲的鼻息,來人稍稍寬了心,趕緊提氣,替臥雲運起功來。

  經過好一番折騰,儘管來人怎麼替臥雲輸入真氣療傷,臥雲就是不肯接受,好似封閉各大要穴般的,任來人只能放棄在旁乾著急。

  但是有一點,來人苦思良久,仍是想不透。單憑臥雲過人的修為,怎會擋不住那人妖的一劍呢?

  就算當時「他」的情況危急,令臥雲來不及護到自己,但那人妖也絕對難以將臥雲傷成這樣……再說他方才替臥雲運功的時候,總覺臥雲虛弱的誇張,彷彿就像是沒有功力般的常人……

  思即到此,來人緊張的替臥雲把脈一觀──

  「這──」驚人的脈象,讓來人為之一震──

  「阿哈!你只有三個選擇。說出去,我死,保守秘密,你死。」轉醒的臥雲不疾不徐的抽回手,十分認真的說著。

  「這事非同小可,你何以如此?」來人不覺間提高音量。頂著滿肚子的不平,他非是不明白臥雲的個性,而是他不能接受臥雲如此對待一個負心人!

  「寧為雲折翼,雁絕,終不悔!」沒有多慮,臥雲堅決的回道。

  「一個負心人真值得你這麼做?」來人震驚的不能自己,他從沒想過,藏在臥雲那張漠不在乎的外表下,竟然對「他」這麼用情至深!

  「只有雲,能讓雁放棄自由!」臥雲輕咳了聲:「你的選擇呢?我死?還是你偉大一點,自盡?」

  清楚他的固執,來人終究放棄了堅持。「第三個選擇?」

  「阿哈!就是裝作不知道。」滿意的笑了笑,臥雲坐起身,取著紙筆,一派優閒的寫了起來。

  「好友,若我有了什麼萬一,麻煩將這封信交給他……」臥雲顫著手,將信遞給了來人。

  接過染著血紅的白色信籤,來人努力勸著臥雲:

  「讓我替你療傷吧!」

  「阿哈!何必讓臥雲苟延殘喘呢?」臥雲瀟灑的揮揮手。

  鮮紅的血汩汩而流,染紅了衣裳,也濕潤了來人的眼眶。

  「如果知道你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就不會……」

  「阿哈!臥雲倒很感謝你給了孤雁這麼一朵雲可以停駐……」臥雲輕笑著閉上眼,任思緒飄回過去。

  那段屬於他這輩子最快樂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