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布布同人〕不悔‧第一章

  「代誌不好了!代誌大條了!」頻頻的呼喚聲穿過瀰漫著雲氣的小屋,除了驚擾了幾隻停歇屋簷的小鳥,所帶來的吱喳聲外,回應這番呼喚的,只剩一片沉寂。

  面對此等冷落,聲音的主人漸漸失了耐心。

  「火災囉!地震囉!天要掉下來囉!」

  ……呼──呼──

  一陣鼾聲算是破去了沉寂,給了聲音的主人一點回應。  

  灰、熊、之、好!老娘跟你槓上了!

  「我說,瀑瀉古岳山崩了!雲眉棧土石流了!姓臥的,中共就要打過來了,飛彈就要砸到你了……喂!你有沒有聽到?」

  ……呼──呼──

  無奈,任憑聲音的主人已經在那邊氣得快跳腳了,回應她的,仍是一派安詳的鼾聲。

  「真是氣、死──」突地,聲音的主人靈機一動,只見她輕快的跳到擱在一旁的無弦琴前,準備使出殺手瞷。

  「阿哈!火氣何必這麼大呢?」彷彿自寶貝愛琴那感受到不小的殺氣似地,臥雲這才懶懶的自吊床裡爬了起來。

  「唷!你這隻沒有危機意識的雁子,火災燻不醒你;地震搖不醒你;老天壓不醒你;山崩嚇不醒你;土石流淹不醒你;中共打不醒你;飛彈砸不醒你……我就不信這塊木頭還叫不醒你!」

  「阿哈!天災人禍,自古終是無一避免,至於……」伸手摸摸差點遭殃的無弦琴,臥雲提防似的瞄了眼聲音的主人,意有所指道:「『鳥亂』……臥雲可應付不來。」

  「臥雲,你有話明說,本姑娘不愛拐彎抹角!」

  「有些事,說明白就不好玩了。」臥雲砌了壺茶,倒了杯,喝著。

  「哼!像你這種沒有半點神經、玩世不恭、沒有一番作為、文文弱弱看來一掌弊命的閒人,怎麼看都配不上我小姐,真懷疑小姐是看上了你哪一點……還是說,你給我小姐下藥?」

  「在下這叫臨危不亂、閒雲野鶴、溫文儒雅……阿哈!藍莘,妳是該學點成語了。」臥雲嗅著香茗,滿足的喝上一口。「是了,妳喊這麼久,口渴不渴?要不要來一杯?」

  「不喝!」倔著嘴,藍莘撇過頭去。

  「阿哈!鬧脾氣啦?那麼……臥雲只好再來個回籠覺──」

  「臥雲!」

  臥雲好笑地放下杯子,往外頭走去。「得了吧!妳用盡心思不就是想出去散步?要就快,不然……阿哈!臥雲就要反悔囉!」

  「就知你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了!我就說我小姐的眼睛是雪亮的……」藍莘拍著翅膀,吱吱喳喳的飛落在臥雲肩上,雀躍不已。

  呵呵……對這司空見慣的結果,臥雲輕笑著帶上門,和藍莘說說笑笑散步去了。

 

  為什麼!

  一場空前絕後的戰事,正如火如荼地上演著。

  這是夢嗎?為什麼夢裡會出現這般的人間煉獄!

  踩著滿地和著血的泥地,見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各路英雄好漢,提著劍、握著拳上前欲制裁造成此等亂世的禍首,卻又一個個倒下,身負重傷的金髮男子,拄著劍,悲傷絕望的臉龐,透出一抹決心。

  報仇──是他此時此刻唯一的戰鬥信念。

  「可恨啊!」金髮男子仰天長嘯,一顆顆帶著憤慨、悲愴的淚水,像是宣洩他內心滿載的哀慟。

  「不行!你去,只會送死!」一隻沾著血的手,適時的拉住了正往戰場衝去的他。

  「放手!大家都為正義而亡,我豈能在此茍且偷生?」金髮男子欲甩開緊握著自己的那隻手。

  「所以你要有勇無謀的枉送性命?不成,我不會就這麼看著你去送死。」

  「難不成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中原武林淪陷?看著無數條生命就這麼消失?只要我尚有一口氣在,我就要戰到底;只要我尚有一隻手能動,佾雲劍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佾雲!邪神的力量太大了,單憑我們幾個是不夠的……」

  「可惡!難道就不能阻止嗎?」

  「不……即便是消滅不成,我們仍是可以將他封印的……」一道低沉的聲音,在眾人失去信心的時候響起。

  「封印?」彷彿燃起希望似地,佾雲與眾人皆看往聲音來源。「上官來人!?」

  「是的,辦法就是……」上官來人將眾人圍了起來,開始解說詳情。

  「我明白了!就以我為餌──」聽完,雷霸奮勇自薦。

  「不成,你傷太重了,還是由我來──」

  「佾雲,這掌幾乎震碎了我所有的筋脈,再撐下去也活不了多久,如今,我們要的是能讓存活下來的人全身而退,上官提的辦法雖是萬中選一,但也是危險重重,咱們之中必需要有一個人願意出來當餌,好讓其他人有動手封印的機會,既然我命不久矣,就讓我最後走得有些貢獻吧!」雷霸握著拳,十分堅定的看著佾雲。

  「但……」

  「就這麼決定吧!」上官來人拍了拍佾雲的肩,「放心,佾雲和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封印邪神,絕不會讓你的死白費的!」

  最後一戰,在大家抱著必死的決心下,揮著用命賭上的劍,為中原的正義赴上英雄的路。

  「哈哈哈哈!無知的人類,好好的娛樂我吧!」看著前方一群名為「正義之士」的愚蠢人類,邪神撕裂的笑聲,更為猖狂。

  每個人使出畢生絕學,雖步步受創,卻不見任何退意,反而愈戰愈勇。

  然而,悲劇,總是在快要結束的時候發生……

  「佾雲──」眼見邪神的掌就要落在佾雲身上,雷霸硬是將佾雲推到一旁,捱下那致命的一擊──

  「雷霸──!!」站穩腳步,佾雲不可置信的看著滿身浴血的雷霸,緩緩墜落黃土。  

  「佾……佾雲,就算……這個世界不再光明,你……你也不可以放棄活著……的希望……」帶著最後一縷氣,雷霸遏阻了想以命搏命的佾雲。

  「雷霸!!」見著雷霸壯烈犧牲,眾人除害的心更為堅定,然而佾雲只是呆楞楞地站在原地。

  他茫然的握著和他生死與共的佾雲劍,望著眼前鮮血四濺、屍塊橫飛的慘狀,腦袋轟隆隆地一片乍響。

  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場戰役?為什麼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夥犧牲?

  而他呢?而他呢!他竟然什麼都做不了!

  為什麼死的人不是他!!

  「哼!雕蟲小技!」對於眾人的攻勢,邪神低哼了聲,緩緩提氣──

  「就是現在!佾雲!」上官來人抓到一絲空隙,朝佾雲大喝一聲。

  恨……他恨!

  邪神算什麼?他有什麼權力這樣輕蔑生命?

  握緊了佾雲劍,佾雲集中精神,將一生所學賦予這一劍上──

  「八佾,」堅定的目光冷冷地穿透邪神每一吋破綻,佾雲輕吐了口氣,身形優雅、俐落的朝邪神衝去。「劍舞!」  

  ──佾雲,就算這個世界不再光明,你也不可以放棄活著的希望……

  ──會的。雷霸,光明依然會存在這個世界,我一定會讓希望繼續延下去……

  所以,雷霸,還有各位戰死的英雄們,請安心的走吧!佾雲很快就會跟你們會合的,在我完成我的使命後……

  「佾雲!」見佾雲豁命似的攻擊,眾人不禁驚呼。

  邪神來不及閃避,結實的挨下佾雲這一劍,也反射性的擊出一掌──

  感受到胸口一陣灼熱,佾雲強忍著那沸騰的痛楚,不曾鬆手的佾雲劍更加使力。

  「快!」上官來人見機不可失,趕緊命眾人依計行事。

  「啊──佾雲,你……」對於這龐大的力量,邪神被逼得步步後退,終於退到了崖邊。

  「為你所作的一切惡行伏誅吧!」佾雲口吐朱紅,抱著一死決心的他,將所有功力擊向搖搖欲墜的邪神。

  「哈哈哈哈哈……憑你還殺不了我的──」邪神狂妄一笑,墜落山崖。

  一個提氣,佾雲在墜落山崖的同時,將劍連同邪神一塊兒刺進了山壁。

  「啊──我……我不會……善罷干休的!」邪神拼命掙扎,隨著漸漸沉入山壁中,功力一點一滴流失,最後終於被成功的封印住,曾有的一切皆隨著邪神的永眠,沒入無止境的黑暗裡。

  上官來人在佾雲鬆手前,將佾雲拉了上來。

  其他人則將氣注入佩劍裡,紛紛刺進封印邪神的山壁,一場戰事,終於劃上句點。

  「佾雲……佾雲!」上官來人輕拍佾雲蒼白的臉頰。

  「邪……邪神……」佾雲虛弱的扯出聲。

  「成功了!邪神永眠了!」

  「太好了,雷……雷霸,我終於……終於有臉去見你們了……」佾雲輕輕笑著,暈厥過去。

  「佾雲!」上官來人見狀,連忙抱起佾雲,狂奔起來。「撐著點!」

  快!得快點找人救佾雲!

 

  「喂,你很小氣唷!借我一下你的肩膀是會少塊兒肉咩?」瀑瀉古岳的山徑上,一人一鳥正優閒的走著。

  「耶,所謂散步,就是用腳慢慢走路,一邊欣賞山光水秀,一邊運動,妳怎麼可以偷懶呢?」臥雲揮開第N次飛到他肩上的藍莘,曉以大義的說著。

  「我只是飛累了,想休息一下。」拍拍有些疲累的翅膀,藍莘耍脾氣的賴著不動。

  「阿哈!那是因為妳太缺乏運動了。」臥雲停下腳步,看了藍莘好一會兒。「嗯……藍莘,妳是該減肥了。」

  「無禮!」藍莘趕忙用翅膀遮住肚子。「竟敢目不轉睛的偷覷本姑娘的玉體!還說你是正人君子哩,是要我挖了你的眼珠子是嗎?」

  「阿哈!妳全身都是毛,在下就算用力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臥雲好笑的遮住眼睛。「只是……妳那有點凸出的肚子,倒真是傷了臥雲的眼睛──」

  「無禮之徒,還敢放肆!當心我連你帶那塊木頭一塊兒煮湯去!」藍莘示威的飛到臥雲背著的無弦琴,「我出門前喝太多水,所以肚皮有點漲,你這隻臭雁子有意見嗎?」

  「是是是,臥雲錯看了,真是對不──咦?」臥雲不經意的一瞥,卻見天空有兩名物體,正朝自己墜落下來。

  「阿哈!這老天也絕了,不下雨,改下東西了?」臥雲既不閃躲,也不離開,就這麼等著它掉下來。

  「那是兩個人!臥雲,救人要緊,你還閒在那邊幹嘛,快接住啊!」藍莘伸著翅膀,跟著即將墜落的物體影子東晃西跑。

  「阿哈!在下只是個文文弱弱看來一掌弊命的閒人,一次最大極限也只能接一個……」臥雲看細了眼,決定好要接哪一個。

  「剩下那個我來接!」或許是和臥雲處久了,藍莘忘了自己只是隻鳥,十分俠氣的說道。

  「那金髮的我接,另外那個就拜託妳了!」說著的同時,臥雲騰空一躍,小心翼翼的將金髮人兒帶入懷裡,輕巧的落了地。

  嗯?傷勢這麼嚴重……是經過什麼樣的打鬥?這柔弱的人兒真氣似乎耗盡了,不行!得趕快治療。臥雲定了主意,抱起這天降的金髮人兒,往住處疾步走去。

  「……雲,臥雲……我……我呢?咳咳咳……我怎麼辦?」忘記自己是鳥的藍莘,被一個龐然大物硬生生的壓在地上,開口說話都差點岔氣了,更別提要掙脫或是救人。

  此刻,應該是要先救鳥吧?唉!真是跟這隻笨雁子處久了,自己也變笨了!

  「阿哈!藍莘,那位仁兄過不了多久就會甦醒,妳就忍耐會兒,等他醒來再救也不遲。」臥雲涼涼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妳應該記著怎麼回雲眉棧吧?臥雲這會兒可沒時間來接妳喔……」

  藍莘身不由己的趴在地上,聽完臥雲事不關己似的回覆,要不是她現在連呼吸都很困難沒有多餘的氣可以生了,她肯定會被這番話給活活氣死。

  可要等他醒來……這段時間她不就得一直被他壓著?

  這怎麼可以!她藍莘好歹也是一介黃花大閨女,還沒出嫁呢!這……這隨便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裡,雖然情況有點特別,可……可要是傳出去了,以後還會有哪隻公鳥願意娶她呢?

  「救命啊!救鳥啊!嗚……臥雲,救我啊……我不想失身啊……」

  清幽的瀑瀉古岳裡,再次傳出一片哀號。

  「救命啊!救鳥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