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布布同人〕不悔‧第三章

  「小姐,冷靜……請冷靜。」藍莘拍著翅膀,急忙的飛到妙齡女子肩上,小心安撫道。
  微微吐了口氣,妙齡女子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這才輕聲問道:「妳說雲眉棧住進了什麼樣的人?」
  「二個男人。」藍莘跳到茶几上開始吱吱喳喳的描述起雲眉棧最近發生的大事……

 

  一片落葉飄進了瀑布池裡。
  臥雲趴在窗子口,擔憂的看著對面瀑布池旁的一棵楓樹。
  唉,又一片落葉飄進了瀑布池裡。
  哎哎,第三片落葉飄進了瀑布池裡。
  ……啊哈!落葉再這麼掉下去,這棵樹不禿光才怪。
  不成、不成,好歹它跟他做了這麼久的鄰居,也算是好朋友,他得想個法子幫它醫醫。
  拿定主意,臥雲便興沖沖的步至楓樹旁,煞有其事的握起其中一根枝幹,把起脈來。
  他在做什麼?
  在床上躺得有些悶的佾雲,提著劍正打算至庭院練劍修心,無意間發現了瀑布池旁的那抹藕色身影。
  被臥雲怪異舉動勾起了好奇心,佾雲輕挪身形的來到了臥雲身邊,想一探究竟。
  「唔……老楓,想不到你的年紀已經這麼大了!」臥雲拍拍楓樹的樹幹,長嘆了一口氣。「唉,老楓,時至秋末,這些葉子過不久就會全數掉光,不過!別擔心,在下絕對不會讓你變禿頭的!」似想到什麼好主意,臥雲再三拍拍胸脯向楓樹保證道。
  他、他竟然在幫一棵楓樹把脈?站在一旁的佾雲不知該為他的行為感到好笑還是……?
  「啊哈!佾兄,原來你有偷窺的習慣啊?」太過專心在跟楓樹對話的臥雲,以致於沒注意到身後的佾雲。他很快的收起過於驚訝的表情,一如往常般的笑著出口揶揄佾雲。
  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佾雲有些結巴的解釋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呃……不,別誤會,在下只是在房內悶得有些發慌,於是想出來練練劍換個心情,正好就……就撞見……」
  佾雲低下頭,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看到臥雲專注的視線會有臉紅心跳的感覺,又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會「不小心」的將視線移到臥雲的嘴唇上……
  原本只是想看佾雲有什麼反應,卻見他臉紅得要緊,臥雲連忙用手托起他的下巴,額頭緊緊貼進他的額上──
  「你想幹什麼?」佾雲被臥雲突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連忙伸出雙手想推開距離,怎料力道過猛,眼見佾雲就要跌入身後的瀑布池裡,一個強而有力的手適時的拉住了他。
  「啊哈!你還想考驗在下的醫術嗎?」緊緊抱著懷裡的人兒,臥雲不敢想像身子弱的佾雲,在這時候掉進冰冷水裡的結果。
  連他自己都想像不到,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是這麼強烈。
  「對、對不起……」感受到臥雲似玩笑又嚴厲的語氣,佾雲理虧的低聲道。「你……你可以放開我了嗎?」彆扭的抬眼看向臥雲,佾雲明白自己這會兒肯定是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啊哈!在下又不會吃了你。」輕輕放開佾雲,懷裡少了溫暖,一種失落淡淡的湧出臥雲的心門。
  沒想到,他的防心還是這麼重。
  「呃……臥兄……」佾雲有些不自在的開了口。
  「叫在下臥雲即可。」把玩著楓樹落下的葉子,臥雲始終保持著三步的距離,「怎了?」
  「你和這……楓樹的感情很好?」
  抬頭看著近枯的楓樹,臥雲淡然笑道:「老楓可是我的老鄰居呢!」
  「如果它枯死了,你一定很難過吧?」佾雲小心翼翼的看著臥雲的背影。
  「萬物皆有輪迴,老楓只不過比我早一步走罷了!」臥雲難得認真的看待紅塵,長吁了一聲,他伸出手輕拍著楓樹,宛如多年好友般的珍惜。「難過是一定會的,不過換個角度想,它不用再當棵樹孤單的站在這一輩子,搞不好它可以投胎變成人也說不定!」
  一瞬間,佾雲差點抱住了眼前這個好孤寂的身影。
  「當人是很幸福的,可以隨心所欲的到處行走,可以結交很多朋友,可以看遍這個世界……可是老楓,它一生就註定站在這,它的世界就只有這麼大,它的朋友只有我和其他動物,可是我們是不可能一直待在它的身邊,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衷,否則誰也不願意離開誰,你說,是吧?佾雲。」臥雲語帶雙關的點破糾纏他眉心許久的結。
  彷彿被敲開深藏已久的心事,佾雲怔仲了會兒。「我也很想回去……可是、可是我的手已經沾滿了血腥,我的背後……又有多少無辜犧牲的英雄!」拄著劍,佾雲低聲心痛的吶喊:「我已經不是他們當初熟識的佾雲了,我怕我只會帶更多的罪孽回去,那只會牽連到他們啊!」
  伸出的雙手,原想緊緊圈住他的難過,收下他的落寞,可是臥雲明白,他怎麼做只會加深佾雲對他的防心,現在的他們,只能是醫生與病患,只能是萍水相逢,連朋友都談不上……
  臥雲輕輕放下雙手,「阿哈!邪神的事,臥雲已經聽上官來人說過了。在下認為──」
  「要是我的武功再好一點,要是我沒有召集那些英雄們,要是、要是……」佾雲痛搥著楓樹,粗糙的樹皮強硬的磨擦著他細緻的手,赤紅的血沿著他的拳頭,像條小河流般,蜿蜒地在他手臂上爬著,順著悔恨的淚水,滴落在土上。
  「阿哈!老楓並沒有得罪你,可別將氣出在它身上啊!」臥雲制止了佾雲拼命揮動的拳頭,順勢查看了他的傷勢,見只是皮肉之傷後,暗暗鬆了口氣。「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你就算把手搥廢了,雷霸他們也不可能再從土裡面蹦出來謝謝你吧?」
  佾雲回過頭,看向臥雲。「你不會瞭解的……你不會瞭解我到底傷害了多少人……雲門……風、雨、電、白如霜……」心痛的閉起眼睛,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臉孔快速的自腦海畫過。「我……」
  「你還活著,將來會有機會彌補他們的!」臥雲拍著佾雲的肩,「進屋裡去吧!你傷勢剛好,別吹太久冷風。」解下外衣,臥雲輕柔的幫佾雲披上──
  一個甩手,佾雲揮拒了臥雲的關心,也劃開更深的一道距離。「你不該救活我的!」
  噗通!站在池邊的臥雲,一個踩空,就這麼跌入了池子裡。
  「臥雲!」

 

  ──你不該救活我的!
  真是好慘痛的一道回答。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臥雲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腦裡盡是佾雲那句又深又痛又絕的話。
  「唉,都快入冬了,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會跳進池子裡去游泳!」上官來人擰乾一條帕子,將臥雲額上那條熱透的帕子替換下來。「唉,怎麼額頭還這麼燙!」
  阿哈!原來發高燒和被人唸的感覺是這樣的啊!還真新鮮……面對上官來人的關心雜唸,臥雲倒是樂在其中。
  只是……
  偷覷了眼躲在門外頻頻往內看的佾雲,臥雲的心情又繞回了那句話。
  ──你不該救活我的!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他對自己的醫術一向是很有自信的,雖然他從不要求任何回報……呃,偶爾整整病人來娛樂自己應該不算回報吧?但至少,病人康復後,通常都會非常、十分感激他的,可是佾雲……
  會講出這麼深刻、痛絕的話,想必他以前一定發生了很多心酸慘烈的事。那種心情,強烈的震撼了臥雲,讓他不得不馬上選擇跳進池裡冷靜他差點失去的理智……
  救活他,究竟是對還是錯呢?
  「……先生,臥雲先生……」頻頻的喚聲,拉回了臥雲游走的思緒。
  「阿哈!在下有點累了……」臥雲拉起被子,故意打了個極大的呵欠。
  「那好,我就不吵你了。」上官來人識趣的收拾好水盆,臨走前,他有些猶豫的回過頭問道:「怎麼都沒見著藍莘小姐?」
  「想不到來人這麼在意藍莘呀……」臥雲邪邪的看了眼上官來人。
  「不!你別誤會,我只是好奇問問罷了。」上官來人急急辯道,為免臥雲再問起,他連忙離開。
  臥雲見上官來人慌張離去,不免有些好笑。少了上官來人在一旁雜唸的聲音,房裡頓時冷清不少,或許是生病的關係吧!臥雲突然覺得睡意濃厚,不久,便沉沉睡了……
 

  唉!
  輕輕的嘆息聲,在床邊響起。
  ……唉?
  臥雲悄悄睜開眼,只見一絲金髮飄垂在床沿。
  「唉!」靠坐在床邊的金髮人兒並未察覺有一雙眼,正悄悄的觀察著自己。他仍就一副自責萬分又後悔不已的樣子,在哀聲嘆氣。
  又「唉」?臥雲小心的轉過身,他很好奇,這前陣子才說不想活的人兒,現在究竟在煩惱什麼。
  「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佾雲難過得用手緊緊摀住臉,「我怎麼會對他說出那句話呢?他一定難過死了……」緩緩轉過頭,佾雲先是伸手探了探臥雲的額頭,接著起身幫他替換帕子。
  見到佾雲轉頭面向自己,臥雲連忙閉起眼,靜靜感受佾雲輕柔的動作,腦子裡一閃而過無數個想法,最後在心裡有了盤算。
  悄悄勾起一抹邪笑,臥雲暗地運起內功,好逼出一些汗。「唔……」緊緊皺起眉頭,臥雲低低的呻吟立刻引起了正在洗帕子的佾雲注意。
  「臥雲?」佾雲趕忙坐到床邊,「哎呀!怎麼出這麼多汗?」細細的將臉上、脖子上的汗水拭乾,一會兒,右手僵直的停在衣襟上,佾雲紅著臉,十分猶豫該不該幫他的衣服卸了,好擦去他身體上的汗水。
  阿哈!怎麼能讓你考慮怎麼久?「咳咳……」臥雲故意輕咳了幾聲,果然,佾雲再顧不得其他,一個起手,厚實的胸膛隨即映入他的眼裡。
  原來一向看來溫文儒雅的臥雲,並不如他想像中的單薄……
  忍不住又是一陣臉紅,佾雲乾脆閉上眼,用最快的速度,擦拭起他的身體。
  被佾雲東摸西擦的臥雲實在癢極了,不過他還是將忍功發揮到最高級,不動聲色的調整呼吸,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阿哈!再讓你擦下去那還得了?在下可不想提前破功呢!「唔……」臥雲悶哼了聲,成功的讓佾雲停止擦拭的動作。
  「臥雲?怎樣,我弄痛你了嗎?」佾雲好自責的看著被他擦到紅通通的皮膚。唉,自己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虧他還大言不殘的對上官來人說自己略懂醫術,自告奮勇的要來照顧被他「不小心」給「甩」進池裡而發高燒的臥雲,沒想到……唉!
  阿哈!想不到這人兒的反應還真有趣,更想不到當病人也能有這麼好玩的事!臥雲奸笑在心內,任憑佾雲幫他塗上冰涼涼的藥膏。
  替臥雲換了件乾淨的衣裳後,佾雲便到外頭將煎好的藥端了進來,打算要餵正在「昏睡中」的臥雲吃藥。
  佾雲駕輕就熟的拿了幾塊墊枕將臥雲稍微靠坐著,舀了一杓藥,小心吹涼,就要餵到臥雲嘴裡去時,說也真怪,臥雲的嘴閉得可緊,怎麼餵,藥汁就是會全數沿著嘴角流出來,這讓已經沒什麼自信的佾雲倍感挫敗。
  問題來了!
  他要餵臥雲喝藥。
  可是臥雲是病人,還是一個昏迷不醒且嘴巴像死鴨子一樣硬的病人。
  他該怎麼把這滿滿一碗藥,全部灌進臥雲的嘴裡呢?
  佾雲瞪著臥雲那打不開的唇,想了半天。
  該不會……
  該不會是要他用嘴巴餵他吧!?
  佾雲嚇得跳了起來,本來靠在他身上的臥雲因此失了重心,「碰」地一聲,一頭栽到地上。
  哎喲!強烈的衝撞讓臥雲痛得直掉淚,不過他還是硬忍了下來,繼續裝睡。
  算你狠,佾雲!
  「啊!臥雲!」佾雲連忙使出渾身力氣,將臥雲搬回床上。這臥雲看來柔柔弱弱,怎麼重得像頭牛似的?佾雲微微喘著氣,好奇怪的看著眼前始終昏睡的人。
  剛剛撞了那麼大一個包,他也該醒了吧……
  啊!會不會是剛剛醒了,卻又撞暈了?
  「佾雲,臥雲先生的病情可有好轉?」上官來人提著一籃素菜,走了進來。
  唉!佾雲輕嘆了口氣,一臉沮喪的搖搖頭。
  「難道是病情又加重了嗎?」上官來人連忙上前探了探臥雲的額頭。「沒早上那麼燒了,吃藥了嗎?」
  唉唉!將桌上尚有餘溫的藥遞給上官來人,佾雲這會兒可是連肩都垂了下來。「我不會餵……」
  不會餵?上官來人狐疑的看著佾雲,以為他聽錯了。
  於是佾雲便把方才發生的情形,都跟上官來人陳述了一遍。「看樣子只能……只能……」
  「用嘴巴灌進他口內。」上官來人明白的接著說。「這時候不能在意臥雲先生的感受了,病得先醫,我相信他不會責怪於你的。」
  佾雲明白醫者有時候必需親口灌餵患者湯藥,雖然他未曾做過,但自從上次被臥雲灌過藥後,他還是無法將那個行為,解釋成「餵藥」的舉止,就連到現在他瞥見他的唇,或是不小心觸碰到,都會讓他羞怯不已,更何況還要他親口餵藥……
  上官來人看出了佾雲的難為情,他含了一口湯藥,一把扶起臥雲,在佾雲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代佾雲「餵」起臥雲。
  嗯?臥雲本來算準了佾雲沒那麼大膽,所以他正想等上官來人出去後,再假裝轉醒,沒想到一個感覺像吸盤的東西突然緊緊貼在自己的唇上,臥雲本想偷偷打開眼睛欣賞佾雲的窘態,沒想到這一看……
  「啊──!!」一陣慘絕人寰的叫聲,自雲眉棧傳了出來,震聾了上官來人,也嚇跑了附近棲息的動物們。
  「糟了!臥雲又昏過去了!」
  「哎呀!他是不是被嚇暈的呀?」
  「那該怎麼辦……」
  「奇怪,他到底是看到什麼,不然怎麼會受到如此大的驚嚇?」
  「……你還是別知道答案得好……」
  「為什麼?佾雲?」
  「…………」
  「佾雲?」
  「…………」
  「佾雲!」
  佾雲死也不會跟上官來人講臥雲暈倒的真相的,他發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