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布布同人〕不悔‧第六章

   「阿哈!打擾冉姑娘這麼久了,我們也該告辭了,不必相送。」臥雲一派悠閒的將佾雲固定在懷裡,不讓他有開口掙脫的機會。

  「臥、臥雲先生?」臥雲的出現令冉風輕感到相當意外,她頓時反應不過來。

  「阿哈!感謝冉姑娘這些日子的悉心照料,更感謝冉姑娘的『補充說明』,不過臥雲對自個兒的命格還挺有自信的,相信冉姑娘多慮了!」臥雲喚來坐雲,不讓冉風輕有說話的機會,一聲「珍重」後,便帶著佾雲離開了藏鷹谷。

  「藍莘!」見詭計未得逞,冉風輕氣極敗壞的將藍莘叫來。

  「小姐,發生了什麼事?」藍莘急忙的飛到冉風輕面前。

  「把這封信,交給臥雲,記著,有什麼風吹草動,趕快回來向我稟報!」冉風輕將事先寫好的信件,拿給藍莘,仔細叮囑了會兒,便讓藍莘趕去雲眉棧了。

  臥雲呀臥雲,你可別忘了你還欠我的三件事啊!

  

  他看起來好像在生氣。

  佾雲小心翼翼的看著自離開藏鷹谷後,就一直悶不吭聲的臥雲。「你……你怎麼會到觀景樓來?」

  沒有答話,臥雲只是低頭深刻的看了眼佾雲。

  原來那張總是笑得一成不變的臉,也有生氣的時候。只是……他生氣的對象是因為他嗎?他又是為了什麼事在生氣?「你……你在生氣?」

  「阿哈!是嗎?臥雲怎敢生氣?」輕笑了聲,臥雲帶笑的眼裡有些口是心非。

  「是在氣……離開藏鷹谷的事?」佾雲垂下眼,唉,他是不是壞了臥雲跟冉姑娘的姻緣?

  其實佾雲也想向臥雲告別後,再離開藏鷹谷,絕不想這麼倉促離開,只是……

  只是不曉得為什麼,他一想到要離開臥雲,心裡就會揪得難過,他怕,真要和臥雲告別時,他會捨不得走,所以他選擇悄悄離開。怎麼知道他轉身要走的時候,臥雲竟然會那麼剛好的出現,又以為他歸心似箭,害得臥雲連與冉姑娘話別的時間都沒有,就匆匆帶他離開……

  「阿哈!原來你還不笨,那臥雲可以放心了。」臥雲鬆口氣的道。

  聽到臥雲間接性的承認自己的猜測無誤時,佾雲突然聽到一陣心碎的聲音。他輕撫著痛得難過的胸口,細長的柳眉也因此緊緊揪起。

  「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臥雲趕緊降落在一處草地上,擔心的神色,焦急的把著佾雲的脈搏。

  「沒事。」抽回手,佾雲推離臥雲,逕自走向河邊。

  這種難受的心情是怎麼回事?臥雲跟冉姑娘根本就是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現在是郎有情、妹有意,身為臥雲的好友,他應該要稱職的當個月老才是,為什麼他會有這種難受、厭惡的心情?

  甚至他只要想到臥雲心儀著冉風輕,他就心碎的想死!什麼雲眉棧,什麼他們的家,原來一心一意只有他自己在那邊窮感動,只有他自己這麼在意臥雲的一字一句,只有他自己這麼開心臥雲讓他有了歸屬感……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他的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佾雲訝然發現這曖昧不明的話,竟然就是這串心情的結論!

  天啊!佾雲,你怎麼會有這種可笑的想法?你怎麼會有這種不該有的念頭?

  「佾雲?」臥雲不解的看著佾雲一會兒生氣、一會兒難過、一會兒驚訝的在河邊跺步。

  是不是他方才說錯了什麼?

  「你別過來!」佾雲見臥雲朝自己走來,急得趕緊大聲制止。

  他還沒釐清自己的思緒,還沒辦法接受現在這種心情,天吶!他該怎麼辦呢?

  被佾雲鮮有的態度給楞住腳步,臥雲還沒反應過來倒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佾雲!別再往前走了,你會跌進河裡的!」那河流湍急,不遠處就是瀑布,萬一他掉下去,那可不是身子柔弱的佾雲所能應付的!

不成!就算他要鬧脾氣、要心情不好,也得要先離開那條河!

臥雲打定主意,便疾速向前,將佾雲帶到安全地方。

「你是怎麼了?」臥雲鬆開佾雲,想弄明白他那無釐頭的情緒從何而來。

「你!」佾雲才正眼對上臥雲關心的面容,滿肚子的委屈跟煩躁立即消失無蹤,讓他有些洩氣。「你別管我了,回去藏鷹谷找冉姑娘吧!」

「嗯?」臥雲瞇細眼,對佾雲這話有些不悅。「為什麼又要在下回去找冉姑娘?」

對於臥雲淡淡的怒意,佾雲有些氣虛的辯道:「既然你跟冉姑娘彼此意愛,佾雲不希望成了你的絆腳石。所以你不用再照顧我了,佾雲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哦?」靜靜觀察著他的言行,臥雲按兵不動的順著話接道:「多謝佾雲的成全,此處往前走約兩個時辰,便可見著村落,若沒有疑問,臥雲這就告辭往回藏鷹谷──」

「等等……」見臥雲正要起身,情急之下,佾雲連忙拉住臥雲的衣袖。

「阿哈!閣下還有什麼問題?」

「我……你……」佾雲突然找不出留住臥雲的理由。

他只是很直覺的不想臥雲離開他,很直覺的不想臥雲去找冉風輕,很直覺的……

很直覺的害怕失去……

「我什麼?你什麼?」臥雲有趣的看著佾雲的反應,「你不說清楚,臥雲可不明白吶!」

「這……」佾雲鬆開手,「不……沒事……」

「真的沒事?那在下要離開囉!」臥雲說著,便做出離開的動作──

「等等……」佾雲又慌張的拉住臥雲,一張臉已經紅得像熟透的蕃茄。「別……別走……」

「阿哈!既然如此,那閣下一開始就別說出要在下去找冉風輕的話就好啦!」

「但是……你很生氣我們這麼倉促離開藏鷹谷是事實,你敢說你心裡沒有一絲在意過冉姑娘嗎?」佾雲悶悶的將心事道出。

原來他剛剛在不高興這一點啊……看樣子,誤會可有點大了呢!臥雲終於弄明白了。

「我是生氣離開藏鷹谷的事沒錯,」臥雲看向臉色瞬間黯然的佾雲,「但是,我是氣你的『不告而別』!」

「不告而別?」佾雲有些不解。

「如果我沒有出現,你是不是打算一個人離開藏鷹谷?」

「……是……」

「如果我沒有出現,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跟我講這件事?」

「……是……」

「這不是不告而別,又是什麼?」臥雲淡淡的語氣中有些失落。「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回家嗎?為什麼你又要悄然告別?」

「這……我……」佾雲難以啟齒的低下頭。

「是否冉風輕向你說了什麼?」臥雲旁敲測擊的問道。

「不……沒有,她沒有……」佾雲有些慌張的否認。

「哦?那就是你自願性的要離開囉?」臥雲自顧自地點了點頭,「看來從頭到尾都只是在下的一廂情願囉?」

「臥雲……」佾雲欲言又止的瞅著滿臉受傷的臥雲。

怎麼辦?他竟然在無形中傷害了臥雲……他,他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啊!

「既然事實的真相是這樣……阿哈!那臥雲也不好強求你了,待臥雲送你回到中原,咱們就此分別吧!」

分開?「不……不是的,我並沒有想過要離開你,只是我害怕再待在你的身邊,只會害死你啊!」佾雲急得攔住了臥雲。

「嗯?害死我?此話怎講?」臥雲好奇的停了下來,按兵不動地看著佾雲焦急的臉。

「冉姑娘都跟我說了……」佾雲輕嘆了口氣,托起臥雲包著繃帶的右手,眼裡盡是不捨。「你為了救我,不惜耗盡真氣,替我壓制毒性,更不惜冒死以血換血,臥雲,我也是個習武的人,知曉內力修為對一個習武的人有多重要;我也略懂醫術,明白換血的風險……為了一個相識不久的佾雲,你,值得嗎?」

「阿哈!在下的字典裡,從來沒有『後悔』二字。」收回右手,臥雲淡淡道。

「即使到了最後,我還是傷害你了呢?」佾雲憂愁的臉閃過一絲陰霾。

「同樣的話,還要在下說第二遍嗎?」臥雲輕揉了揉佾雲的頭髮。「而且搞不好最後是我傷害你呀……」壓低了聲音,臥雲帶笑的眼裡藏著悲傷。

 

──臥先生,你真的願意為風輕做三件事?

──阿哈!大丈夫一言既出,豈有背信之理?

──那風輕的第一個要求就是……

『永遠都不能讓佾雲明白你對他的感情!』

 

是啊!就算這份感情要他一輩子都藏在心裡那又如何?只要佾雲快樂的在他眼前笑著,他就滿足了。就算,就算……

深吸了一口氣,臥雲不讓自己再繼續想下去。

他明白,這種君子,他當不了多久……

只要雲門或是瀟瀟任何一個出現在他面前,他沒有把握他可以笑著送佾雲離開!

所以,只要現在,或者是以後的每一天,他不敢奢求永遠,至少再多給他一點時間……

「臥雲?」佾雲擔心的看著臥雲發怔出神的樣子。

「咳!現在可以回家了嗎?」臥雲輕咳了聲。

「你……你真的願意讓我待在你身邊?」佾雲訥訥地問著。

「阿哈!一旦被在下撿了,只要傷勢還未復原,就不得擅自離開;再來,在下的右手也有傷,真氣也尚未回復,放著佾雲名醫在此不用……在下又不是笨蛋!」臥雲笑了笑,喚來坐雲,一把擁著佾雲,不待他反悔,直往雲眉棧飛去。

「臥雲。」感受到令人心安的心跳聲,佾雲輕聲的吐了句:「謝謝。」

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謝謝你包容我,謝謝……

謝謝你讓我回家!

 

還沒回來?

一個碩大的人影,直直在屋外屋內來回跺步著。

這兩個人也真是的,一走就是一個半月,到現在連個消息也沒有!真是急死人了……

真不曉得這個臥雲還清不清楚這雲眉棧的主人是誰,竟然一聲不響就跑了,留給他這個客人看家?還有那個佾雲也真是的,傷勢才剛好轉又跑去摘什麼血玫瑰!他這個病人都不曉得安份嗎?

思即到此,碩大人影的腳步也愈踩愈重,震得雲眉棧竟有些搖晃了。

「怎麼還沒回來~~」

 

遠遠地,兩道兀長的身影,並肩緩緩而行,其中一名金髮人兒,對這突來的吼聲略略蹙起了眉。「這充滿內力的聲吼,真不知是誰發出的,臥雲,這瀑瀉古岳莫非另有高人?」

「阿哈!就說咱們再不回家,這雲眉棧裡的地板遲早會被踩破吧!」臥雲輕笑了聲,「嘖嘖嘖嘖……聽這渾厚有力的吶喊,若非他說的是人話,還真容易被當成野獸呢!」

「若非這高人就是上官兄?」佾雲不禁莞爾。「你真過份,竟然說他是野獸……」

兩人對看了一會兒,都忍不住笑出聲。

「你總算笑了。」臥雲伸手輕撫過佾雲的臉龐。「笑容果然比較適合你,這愁眉太苦了。」

空氣中,帶著甜甜的味道,將兩人原本曖昧的距離,又更拉近了。

很心動的感覺,佾雲有些醉了。

時間,似乎停在這一秒。

「如果……如果你喜歡……」佾雲垂下頭,「我可以一直笑……」紅透的耳根子,讓他有些羞。「只要……只要你不嫌我麻煩……」

他終於明白了。

為什麼他會在意冉風輕,為什麼他會捨不得離開臥雲,原來……原來只是因為心動……

和風雨電之間的感情不同,和雲門之間的感情不同,這是種佔有!儘管只是自作多情,他,也認了!

只是……他配得到這種幸福嗎?佾雲眼裡不禁染上一層薄霧。

「在下認為笑容對患者也是一種促進恢復的良藥,所以你應當將心胸放寬,每日三大笑,再說……」臥雲裝作沒看見佾雲眼裡的失落。「阿哈!你怎麼會是麻煩呢?」

「是……是呀!」佾雲吞下快要溢出的淚水,強笑著。

不行哭!他要堅強,他不能再讓臥雲擔心了!

看了眼僵在半空中的右手,臥雲苦笑著。

現在伸出去幫他擦淚算什麼?明明是自己害他傷心的啊!

可是……可是心裡這股痛楚好難受……

「走吧!上官兄還在等我們回家呢!」轉過身,臥雲要自己忽略佾雲的淚、心裡的痛,他早已下定決心,用一輩子的孤單換回佾雲,只要他開心的活著,這一切都值得了!

結束了嗎?佾雲難過的默默走在臥雲身後。

──阿哈!如果你要像以前一樣用離開來逃避問題,那麼你只會重蹈覆徹而已,問題還是沒辦法解決。

那日臥雲的話還猶然在耳,佾雲握緊拳頭,毅然看向臥雲孤傲的背影。

不,他已經放棄了好多事,這一次他絕對不能再輕言放棄!

「臥雲!」佾雲用盡全身力氣的喊著,想把內心的感情隨著這聲吶喊一股腦兒地宣洩出來。

「嗯?」臥雲聞聲,反射性的轉過身,卻被佾雲抱個滿懷。「佾雲?」

「我不會離開你的!」佾雲抬起頭,雙眼透出決心。「永遠不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