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叛道】單元1:死神遊戲(3)

  『我……我真的……真的以為失去你了!』女子掩面而泣,顫抖的雙肩顯示她的心情有多麼激動。
 
  『傻瓜,我怎麼可能捨得拋下妳?』
 
  ……
 
  …………
 
  「……傻瓜,我怎麼可能捨得拋下妳──拜託!殺了我吧~~~~~我怎麼可能講得出這種噁心芭樂的台詞啦!」宇文非實窩在住家客廳的大沙發裡,邊讀光早上塞給他的那份試鏡角色劇本邊哀嚎,俊美的五官也因此皺成一團。
 
  「你在鬼叫什麼?」甫從浴室出來的紀風鳴微微蹙眉,他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拎了兩罐啤酒到客廳,扔了一瓶給宇文非實。
 
  宇文非實將劇本拿給紀風鳴,看到後者濕漉漉的頭髮只掛了條毛巾,宇文非實臉色一沉,抓過毛巾按著紀風鳴的頭,動手幫他擦拭:「講過多少遍了?叫你有洗頭就要用吹風機吹乾,不然也要擦乾,要是感冒了我可沒空照顧你。」
 
  「我又不是你。」紀風鳴咕噥了句,倒沒反抗任由宇文非實在他頭上亂蹭。「這就是光要你明天去試鏡的角色?」
 
  「是啊,說是年度大戲,故事內容蠻有趣的,角色也很有挑戰性,就是那台詞啊~~~」宇文非實仔細擦乾紀風鳴的頭髮,突然想到什麼般地巴了紀風鳴腦袋一掌:「風鳴!」
 
  「幹嘛?」
 
  「你事情忙完了吧?」宇文非實不懷好意地賊笑了聲,當然被毛巾幾乎蓋住的紀風鳴並沒看到。
 
  「應該是。」紀風鳴翻著劇本,又回頭看向劇本名。「死神遊戲?」不知道為什麼紀風鳴看到這部劇名心裡湧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總覺得這部電影似乎會引起什麼事端……欸,希望是他多想了。
 
  「嗯,偵探懸疑故事外加動作武打戲,你看完劇本了?有興趣嗎?」宇文非實將濕毛巾扔到洗衣籃去,抓過桌上已經有些退冰的啤酒,灌了一大口。
 
  「你想幹嘛?」嗅出宇文非實話裡的不安好心,紀風鳴沒好氣地啜了口啤酒。
 
  「老實說,明天要試鏡的這個角色台詞我已經讀了大半天,可是只有一個人唸詞總是很難抓住那種Feeling,反正你也沒事要忙,就來陪我對戲吧!」
 
  紀風鳴挑了挑眉,對宇文非實的要求不置可否。
 
  「哎喔!你該不會這麼小氣吧?」
 
  紀風鳴依舊毫無反應地喝著啤酒。
 
  「欸欸~好歹我們曾經同床共枕而眠過,關係早就非同一般,你該不會忘了當初我們說過『生死共存,不離不棄』這八個字了吧?」
 
  「沒這麼曖昧。」紀風鳴白了宇文非實一眼,這傢伙怎麼有辦法臉不紅氣不喘地把應該是男人間的義氣承諾說成像結婚誓言?還同床共枕勒!
 
  「要是我拿不下這個角色,風鳴你就會變成是千古罪人喔!而且你應該也捨不得看我落難吧?」宇文非實雙手捧臉故作可愛地瞅住紀風鳴,後者無奈地嘆了口氣:
 
  「把試鏡那場戲的對手角色台詞圈給我。」
 
  「耶!我早就圈好了,拿去吧!」宇文非實連忙將他早就準備好的影本拿出來。
 
  「……」紀風鳴翻著劇本,臉色愈看愈沉。「宇文非實……你要我演女角?」
 
  哎呀呀,居然連名帶姓的叫他,這代表風鳴現在情緒欠佳中……嗯~管他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宇文非實痞痞一笑,翻開劇本輕咳幾聲後神情一斂,隨即進入角色模式:
 
  「小菲,好久不見。」
 
  「……夜,真的是你?」紀風鳴咬著牙,一字一句緩緩唸出劇本裡的台詞。
 
  宇文非實揚起燦爛的笑容,「怎麼?妳以為我死了嗎?」
 
  「我……我……我真的……」紀風鳴深呼吸了口,「我真的以為失去你了!」
 
  寵溺地輕笑了聲,宇文非實深情的雙眼緊盯住佳人,右手撫上佳人的臉頰,柔聲道:「傻瓜!我怎麼可能捨得拋下妳?」
 
  「……」紀風鳴狠狠瞪著宇文非實,雖然他知道眼前這傢伙只要一進入劇情就會徹底融入角色,可是……
 
  被一個大男人含情脈脈盯著,臉頰還不停被磨蹭,就算是演戲,也讓紀風鳴瞬間僵了僵。
 
  他眼角餘光瞄到劇本下一幕鏡頭,臉色瞬間鐵青。
 
  該死的!這傢伙該不會想連吻戲都要一起排練吧?
 
  紀風鳴腦袋警鈴才剛響起,下巴隨即被輕輕托起,宇文非實的臉便在眼前漸漸放大──
 
  「啪!」清脆的拍打聲敲碎了曖昧的玫瑰色氛圍,紀風鳴微喘著氣,臉色不善地朝宇文非實低喝道:「宇文非實!不要太過份!」
 
  慢條斯理地拿下黏在臉上的劇本,宇文非實一臉無辜地瞅住紀風鳴:「我又沒對你做什麼,說好了對戲而已嘛……」
 
  「對戲?」紀風鳴音調微揚,「那你把手貼到我臉上磨蹭幹嘛?」
 
  宇文非實無辜地指著劇本:「劇情需要啊。」
 
  「……你把臉貼上來不會也是劇情需要吧?」紀風鳴冷哼了聲。
 
  宇文非實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是啊!吶,你不是也讀過劇本了,最後一幕就是夜要吻上小菲呀!」
 
  「……」
 
  「你怕什麼,我又不可能真的親下去──噗哧!該不會你真的以為……?哈哈哈哈哈,風鳴,我發現你的想法還真不是普通的邪惡耶!雖然我是男女老幼通殺,可不代表我男女老幼都吃啊!放心放心,我性向正常得很──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宇文非實不客氣的取笑直接引爆了紀風鳴沸騰到極點的怒火。
 
  「宇、文、非、實。」紀風鳴扳了扳手指,喀喀作響地關節明顯帶著準備揍人的意思。
 
  「呃,有話好說嘛!有必要動手嗎?……欸~我們可是患難之交耶!」
 
  「去死!」紀風鳴憤怒的咆嘯聲登時劃破整棟高級公寓。
 
  「喂喂,別,不能打臉啦!明天還要試鏡,哎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