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叛道】單元1:死神遊戲(10)


 
  宇文非實僵住喝咖啡的動作,偷瞄了眼躺在桌上的紅單。「擎業電梯有限公司,電梯維修請款報價單?……這實在很冤吶,龍大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電梯會故障……」
 
  「好端端的,電梯主纜為什麼會斷了?」龍剡揉了揉太陽穴,朝服務生點了杯咖啡後,便坐了下來。「風鳴傳出的緊急訊息我也有收到,你當時可有察覺到什麼異狀?」
 
  宇文非實邊回想邊將事情的經過告訴龍剡,後者愈聽,眉頭皺得愈緊,宇文非實說完最後一個字,灌了口咖啡潤了潤喉,一臉神秘地壓低了音量:「龍大哥,我不是因為電梯晃了那麼大一下而不舒服的,我是聞到一股怪味道才覺得頭暈。」
 
  「怪味道?」
 
  「嗯,就是聞起來很油可是又涼涼的……好難具體形容的怪味。」宇文非實用力的點著頭,「可是查基前輩看起來並沒什麼不適的反應,所以我一直懷疑是不是我的錯覺……」
 
  「嗯……」龍剡沉吟了會兒,「電影什麼時候開拍?」
 
  「下星期。」宇文非實輕輕將紅單推到龍剡面前,「龍大哥,那這個是不是就……」
 
  「我會自動從你這次拿到的片酬裡扣除。」
 
  宇文非實聞言瞬間垮了張臉,他神情哀怨地瞅住龍剡:「蛤~我可是個受害者耶……」
 
  「沒錯,非實小朋友這次真的是無辜的。」樊時流拿著托盤,神情異常愉悅地拉開椅子,坐在宇文非實及龍剡的中間。
 
  「大哥?你什麼時候跑來兼差當服務生了?」宇文非實知道樊時流那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老是做出亂七八糟讓人感到無厘頭的事,所以嘴巴雖是這樣問,倒也見怪不怪。
 
  「我是為我親~愛的阿剡送上我親手設計特~調的咖啡呀!」樊時流笑瞇了眼,雙手捧著托盤上的圓形透明玻璃容器,輕輕放在心情明顯變差的龍剡面前。
 
  「魚缸?」龍剡沉著聲,睨了眼那只應該是拿來養金魚觀賞用的容器,不過現在裡面裝的卻是滿到快溢出來的深褐色液體。
 
  這份量……至少也要五個「很渴」的人才喝得完吧……宇文非實臉部有些抽搐。
 
  「嘖嘖嘖,阿剡,虧你還是設計公司的執行長,這麼有品味又造型時尚的『咖啡杯』你居然說它是魚缸!這跟把那件你親自設計的風衣說成雨衣的非實小朋友有什麼差別?」樊時流的一席話讓只想坐在一旁看戲的宇文非實將剛入口的咖啡全數噴出。
 
  「大、大大大、大哥……你剛剛說那件雨……風衣,是龍大哥設計的?」宇文非實顫著聲問道,樊時流忍著笑點了點頭,讓宇文非實臉色瞬間慘白。
 
  喔賣尬!他當初居然當著龍大哥面前說那件是雨衣?
 
  「咳!」龍剡太明白樊時流這種喜歡轉移話題的壞習慣,他頗不自在地忽略宇文非實充滿歉意的眼神,直接朝樊時流說道:「這時間你不坐在辦公室裡簽公文,特地跑來這裡撒懶?」
 
  「欸欸,阿剡,你一定要在非實小朋友面前給我漏氣嗎?」樊時流翻了翻白眼,他就知道龍剡這種木頭性子超不識相,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嘖!
 
  龍剡才不吃樊時流這套,手一環,「說重點。」
 
  樊時流嘖了聲,把一疊資料丟到桌上,資料最上頁還釘了個裡頭裝有一塊塑膠物體的透明夾鏈袋,「吶,這是我發現到的有趣東西。」
 
  龍剡不發一語地拿起資料讀著,宇文非實則好奇地抽走資料上的夾鏈袋,研究著。「大哥,裡面是什麼東西?」
 
  「被溶蝕的夾鏈袋。」樊時流朝魚缸……呃不,是造型時尚的咖啡杯裡丟了兩根吸管,咬著其中一根吸了一大口咖啡。
 
  「被什麼溶的?」宇文非實湊近鼻子一聞,立即被袋內殘留的氣味嗆了好大一口。「嗚哇~味道怎麼那麼嗆!」
 
  「硝酸。」讀完資料的龍剡,臉色凝重地靠著椅背看向樊時流等他開口把重點講完,後者嘴角一勾,指了指桌上那杯滿到不行的咖啡。
 
  「……」龍剡瞪著插了兩根吸管的圓形容器好一會兒,從樊時流欠揍的表情裡讀到要是自己不喝完這一杯,他就別想繼續談正經事,但要是喝了這一杯──
 
  「噗通!」一塊不明物體筆直掉入偌大的圓形容器裡發出響亮的水聲,樊時流笑臉登時凝固;龍剡狀似淡定,心裡卻開始感謝起這飛來之物;宇文非實詫異地睜大眼看向沉入底部的物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