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築夢--冷月 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關於部落格
冷風拂夜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

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 17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叛道】單元1:死神遊戲(11)


 
  「你約的。」紀風鳴淡漠地坐在宇文非實另一側,他一眼就看到桌上那只突兀的圓形容器,難得有興趣地開口問道:「魚缸?」
 
  「……風、風鳴,這是大哥設計的造型時尚咖啡杯啦……」宇文非實扯了扯紀風鳴的袖子,小聲地解釋。
 
  「粉筆也是嗎?」紀風鳴愈來愈無法理解樊時流這個人的腦袋構造,像魚缸的咖啡杯就算了,而咖啡裡面加了支粉筆是代表什麼?
 
  還是說那其實是粉筆造型的方糖?
 
  「……」這不是你搞的嘛~~~~~在場三人皆忍不住朝紀風鳴丟了枚白眼。
 
  「別浪費時間了。」龍剡敲了敲資料,「樊,你是不是該說明一下什麼?」
 
  知道這次是整不到龍剡,樊時流暗自扼腕了會兒,這才緩緩開口:
 
  「有人利用硝酸佈置了一套機關,在一定的時間內破壞電梯纜繩,想製造意外殺害非實。」
 
  「我?」宇文非實楞了楞,「可是查基前輩也在裡面耶,搞不好是針對──我想起來了,大哥,你早就懷疑他了對吧?我那時候也說過前輩不可能了,所以大哥你真的誤會──」
 
  「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是查基下的手。」
 
  「不可能!查基前輩不可能做這種事,因為他沒有殺害我的動機呀!」
 
  樊時流早料到宇文非實會有這種反應,他不慌不忙地吐出三個字:「賀孟秦。」
 
  宇文非實聞言瞬間僵了僵,一旁的紀風鳴表情也明顯閃過一絲驚愕。
 
  「不……不可能,賀孟秦消失很久了不是嗎?如果是因為賀孟秦,之前跟我合作那幾部戲時,查基前輩明明有的是機會可是他都沒下手,現在更不可能會──」一隻溫暖的手輕輕握住宇文非實略顯冰冷的手,宇文非實朝紀風鳴望去,後者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老闆,這件事情,請讓我和非實自行處理。」紀風鳴用的雖然是請求句,但態度卻是不容反對。
 
  樊時流不語,眼神邪氣地朝紀風鳴打轉了會兒,手指輕蹭著下巴等著他說服自己。
 
  倒是坐在一旁的宇文非實按捺不住,急忙開口解釋:「大哥,若真的是賀孟秦,我也應該要親自做個了斷,畢竟他當初的確是因為我而──」
 
  「就算這樣,他都應該為自己膽敢惹上P.D.的行為負責,更別說是“叛道”。」龍剡不贊同地打斷宇文非實的請求。雖然他可以理解宇文非實希望自己處理這件事的原因,但怎麼說對方都擺明不把P.D.看在眼裡,這一點的確構成了讓樊時流動怒的契機。「非實,你應該知道樊最痛恨有人踩到他的頭上,不管是P.D.或叛道,傷害了你就等於是間接的向他宣戰──」
 
  「阿剡啊~~~~~」樊時流眨著閃亮亮的雙眼猛地往龍剡瞧去,後者被看得有些發毛。
 
  「幹嘛?」
 
  「我們之間果然是心有靈犀呀!我太開心了!就算現在被人用槍頂著頭也無所謂!」
 
  真的無所謂嗎……?宇文非實在心裡默問了遍。
 
  「……」龍剡突然很想把桌上那杯加了粉筆的咖啡全數灌進樊時流的嘴裡讓他閉嘴。
 
  「風鳴,你到現在還是不瞭解你們的立場是吧?不管是你或非實小朋友都是P.D.集團的“財產”,更別說你們還是叛道的主要成員。就像阿剡說的,不管是P.D.或是叛道,只要和這兩者扯上,我想……」樊時流依舊掛著淺笑,言語間卻隱約可嗅到一絲不悅。「我根本就沒理由應該接受你的提議。」
 
  紀風鳴沉默了會兒,「如果我們不打算借用到P.D.或是叛道的力量,那麼,這件事就與你們無關了吧?」
 
  聽到紀風鳴如此強硬的口吻讓宇文非實著實嚇了一跳。「風鳴,你吃錯藥了嗎?」
 
  鮮少被人這樣衝撞的樊時流露出了有趣的笑容,犀利的眼神瞬也不瞬地盯住一臉堅決的紀風鳴。「哦~?」
 
  紀風鳴毫不畏懼地直視著樊時流,一旁的宇文非實則在心裡思考著要是樊時流……不,要是修羅真的生氣了,他要怎麼替風鳴解圍……
 
  他們這一桌就這麼陷入有些緊張的氣氛中,許久,彷彿凝結的空氣被一陣輕笑打破。
 
  「哈!不需要任何支援,就憑你們兩個?」樊時流輕蔑地冷笑了聲。
 
  「……」紀風鳴立即脫掉附有耳機的耳環以及附有麥克風及定位系統的手錶,以示決心。
 
  宇文非實見狀也跟著脫掉通訊裝備。
 
  樊時流依舊掛著冷笑不為所動,而一旁的龍剡見狀,則開始在心裡做起自我建設,以準備面對將來可能會收到的鉅額帳單。
 
  紀風鳴研究似地注視了會兒樊時流,然後不發一言地拉著宇文非實離開咖啡廳。
 
  一直到確定倆人的背影消失在咖啡廳後,樊時流十分感慨地緊緊抱住龍剡的手臂。「親愛的,我突然覺得好感傷喔!」
 
  「……」
 
  「沒想到一轉眼,孩子們都長大了~」
 
  「……」
 
  「親愛的,你剛也聽到了對吧?風鳴那孩子居然不讓我插手!」樊時流把玩著吸管,用力吸了一大口咖啡。
 
  「……」龍剡正在考慮要不要提醒樊時流。
 
  「他們居然還脫掉這些玩意!唉,我到底是怎麼教出這麼叛逆的孩子呀?」樊時流繼續吸著咖啡。
 
  「……樊……」龍剡不希望集團負責人在工作正忙的時候掛急診,於是他指了指沉在咖啡裡的那支粉筆。
 
  樊時流邊吸咖啡邊順著龍剡的手指看去──
 
  「……哇勒呸──呸呸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